<sub id="pbxfp"><listing id="pbxfp"><meter id="pbxfp"></meter></listing></sub>
<sub id="pbxfp"></sub>

    <address id="pbxfp"></address>

    <sub id="pbxfp"><var id="pbxfp"><ins id="pbxfp"></ins></var></sub>
      <address id="pbxfp"></address>

    <address id="pbxfp"><listing id="pbxfp"><menuitem id="pbxfp"></menuitem></listing></address>

        <thead id="pbxfp"><dfn id="pbxfp"></dfn></thead>

          <sub id="pbxfp"></sub>
          <sub id="pbxfp"><dfn id="pbxfp"><menuitem id="pbxfp"></menuitem></dfn></sub>

          <form id="pbxfp"><th id="pbxfp"></th></form>

            <form id="pbxfp"><nobr id="pbxfp"></nobr></form><form id="pbxfp"><listing id="pbxfp"><menuitem id="pbxfp"></menuitem></listing></form>
                <address id="pbxfp"><listing id="pbxfp"></listing></address>
                <form id="pbxfp"><th id="pbxfp"></th></form>

                學校網站 ENGLISH

                中國農大教授任大鵬:應對外來入侵物種,我國有了“三道防線”

                新京報客戶端 2022年08月14日 報道 瀏覽次數:

                近日,《外來入侵物種管理辦法》正式實施,《辦法》在部門職責、源頭預防、監測預警、治理修復等方面做出了更加明晰和完善的規定。這些規定將對我國外來入侵物種的管理產生怎樣的影響?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農業與農村法制研究中心主任任大鵬表示,以前,我國對外來入侵物種的管理存在法律銜接不暢、部門職責不清等問題,《辦法》實施后,職責將更加明確,過程更加精細。

                “《辦法》規定了從源頭預防到治理后的修復,實質上是對外來入侵物種可能構成或已經形成的危害的處理設定了三道防線。”他表示,還應對外來物種入侵的潛在風險加強前瞻性評估,以免全過程管理制度流于形式。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農業與農村法制研究中心主任任大鵬。受訪者供圖

                外來入侵物種管理復雜,《辦法》細化部門責任

                新京報:此次實施的《辦法》的背景是什么?

                任大鵬:強化外來入侵物種管理,是生物安全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長期以來,我國的農林牧漁產業發展深受入侵物種危害。在《生物安全法》和《辦法》施行之前,我國主要依賴于《動物防疫法》《進出境動植物檢疫法》《植物檢疫條例》等對入侵物種進行管理,但由于法律銜接問題,部門職責不清、管理權限不明,重事后管理而忽視事前預防,管理效果不盡如人意,各種因素形成的入侵物種仍然時有出現,且對生物物種平衡和農業生產帶來了嚴重損害。

                新京報:在這些方面,《辦法》有何新舉措?

                任大鵬:從操作層面看,法律的規定仍然比較寬泛,要實現法律制度的可操作化,尚需要更為具體明確的關于外來入侵物種管理的原則、程序、執法主體及職責等規定。

                此次《辦法》中的規定,是對《生物安全法》第二條、第十八條和第六十條相關規定的細化,使其更具有可操作性。比如《生物安全法》第六十條明確規定,“國家加強對外來物種入侵的防范和應對,保護生物多樣性”。《辦法》中,對國家、省、市、縣、海關等的責任劃分更加明確了。

                新京報:為何重點強調了各部門之間的責任劃分和協調問題?

                任大鵬:外來入侵物種的管理具有很強的復雜性,涉及很多方面,包括外來入侵物種本身,以及農、林、牧、漁、生態環境等各領域。考慮到這一點,《辦法》第四條專門規定建立外來入侵物種防控部際協調機制,研究部署全國外來入侵物種防控工作,統籌協調解決重大問題。

                在職責分工上,《辦法》第五條第一款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對本行政區域外來入侵物種防控工作負責,組織、協調、督促有關部門依法履行外來入侵物種防控管理職責”,并在該條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和第五款分別規定了農業農村主管部門、林業草原主管部門、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和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分別應當承擔的職責。可以說,我國的入侵物種管理實行的是政府統籌和部門分工負責相結合的管理體制。

                對外來入侵物種設置三道防線

                新京報:《辦法》中詳細規定了從源頭預防到治理后的修復,這方面有何特點?

                任大鵬:這說明,《辦法》更加注重對外來入侵物種的過程化管理,在各環節都規定了相應的制度。這個過程化管理的制度,實質上是對外來入侵物種可能構成或已經形成的危害的處理設定了三道防線。

                新京報: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全過程的管理,為什么說是三道防線?

                任大鵬:第一道防線,是對引進物種可能構成的生物入侵的事前防范機制,在物種引進之前要進行審查評估,經評估有入侵風險的不予許可入境,引進單位要采取防范措施,防止引進物種逃逸、擴散至野外環境,海關應當加強外來入侵物種口岸防控。

                第二道防線,是對于已經引進的外來入侵物種,各有關部門應當在職責范圍內,按照《辦法》規定加強監測,并規定了對于入侵物種的預警預報和信息發布制度。

                第三道防線,是對入侵物種已經構成危害的,要通過制定、實施外來入侵物種防控治理方案,及時控制或消除危害。

                新京報:在具體操作層面,《辦法》有哪些特點?

                任大鵬:《辦法》明確了入侵物種名錄管理和技術支撐體系建設。名錄管理是對入侵物種管理的基礎性工作,制定名錄并及時動態調整,有助于各相關部門依據職責權限對入侵物種采取相應的防范和治理措施,也有利于引進單位和農業生產經營主體依據名錄規范其生產經營行為。

                《生物安全法》第六十條賦予了相關部門制定入侵物種名錄的職責,依據法律規定,《辦法》第六條明確了農業農村部會同有關部門制定外來入侵物種名錄,實行動態調整和分類管理,建立外來入侵物種數據庫,制修訂外來入侵物種風險評估、監測預警、防控治理等技術規范。

                而對入侵物種的風險評估和監測預警,具有較高的技術性,需要由專門機構做出權威判斷,用以指導支持政府及有關部門的入侵物種管理工作。對此,《辦法》第七條規定,農業農村部會同有關部門成立外來入侵物種防控專家委員會,為外來入侵物種管理提供咨詢、評估、論證等技術支撐。

                應對外來物種可能的入侵風險做前瞻性評估

                新京報:在你看來,《辦法》實施后,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任大鵬:要加強對入侵物種管理的基礎性研究工作。根據《辦法》,外來物種與外來入侵物種,概念是不同的。外來物種并不見得都會造成入侵危害,但如果放任外來物種的引進,在構成危害時,就可能很難僅僅通過治理修復措施去防控危害,全過程管理的制度,也可能會因此而流于形式。因此,需要通過科學評價,對外來物種可能的入侵風險后果做出前瞻性評估,為相關部門的決策提供科學依據。

                新京報:如何進行更好的風險評估?

                任大鵬:外來入侵物種,對生物多樣性的維系、生態系統的平衡和農業生產帶來損害,但危害程度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因此,對外來入侵物種的管理,本質上屬于風險管理,需要從風險暴露長度和強度的角度加強管理,有關部門在科學評估的基礎上,及時提出可能的風險點,分析危害方式,加強危害控制。

                新京報:在防控方面,有何需要注意的地方?

                任大鵬:要加強對外來入侵物種的多元治理。一方面,要建立多部門協同的信息交流機制,通過《辦法》確定的外來入侵物種防控部際協調機制,在部門之間形成信息交流通道。另一方面,對于已經入侵的外來物種,在治理與修復環節,需要有引進單位、農業生產經營主體等的廣泛參與。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新京報客戶端2022年8月14日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標簽:
                西安市审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