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bxfp"><listing id="pbxfp"><meter id="pbxfp"></meter></listing></sub>
<sub id="pbxfp"></sub>

    <address id="pbxfp"></address>

    <sub id="pbxfp"><var id="pbxfp"><ins id="pbxfp"></ins></var></sub>
      <address id="pbxfp"></address>

    <address id="pbxfp"><listing id="pbxfp"><menuitem id="pbxfp"></menuitem></listing></address>

        <thead id="pbxfp"><dfn id="pbxfp"></dfn></thead>

          <sub id="pbxfp"></sub>
          <sub id="pbxfp"><dfn id="pbxfp"><menuitem id="pbxfp"></menuitem></dfn></sub>

          <form id="pbxfp"><th id="pbxfp"></th></form>

            <form id="pbxfp"><nobr id="pbxfp"></nobr></form><form id="pbxfp"><listing id="pbxfp"><menuitem id="pbxfp"></menuitem></listing></form>
                <address id="pbxfp"><listing id="pbxfp"></listing></address>
                <form id="pbxfp"><th id="pbxfp"></th></form>

                學校網站 ENGLISH

                聚焦新型經營主體需求 提高金融服務鄉村水平

                農民日報 2022年08月13日 報道 瀏覽次數:

                郭沛

                鄉村振興的創新包括對鄉村振興的所有要素進行組合,不僅是要素本身,這些要素的組織、機制、體制也需要創新。與原來相比,數據成為新增加的一個要素,現在農村金融領域研究的一個前沿問題是怎樣把基于數據所產生的數字技術,特別是農業產業鏈的數字化同金融的數字化進行有效結合。要素組合微觀的基礎是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以下簡稱“新型主體”)。為了解新型主體的金融需求,筆者與團隊成員做了一個線下調研。

                本次調研選取了1044個新型主體樣本,全部在縣以下,每份問卷作答時長在45分鐘以上,樣本的分布主要在9個省31個縣。從四類主體的分別占比來看,家庭農場相對較多,其次是農民合作社,接下來就是農業企業和專業大戶。

                通過調研,我們有以下發現:

                從調研樣本的年齡段和受教育程度來看,1044個樣本里,新型主體負責人的年齡以41歲到50歲為主,其次為51歲至60歲。新型主體負責人整體教育水平以初中及初中以下為主,農業企業負責人較好一些,一般受過12年及以上教育。

                從調研樣本的土地規模來看,家庭農場平均約為355畝。農民合作社約為700畝,其資金來源主要以自有資金為主,平均約為150萬元,其次是來自于金融機構貸款,平均約為106萬元。一些地方政府項目的補貼,也是資金來源的一部分。


                從金融素養來看,金融素養是指新型主體掌握金融知識以及利用這些金融知識做出相關決策的一種能力。金融素養能力的調研問卷,滿分是5分,把主觀和客觀的金融素養加在一起后,綜合水平不到3分的,其金融素養比較低。相對來說,農業企業的金融知識比其他主體要豐富。這是因為他們參加培訓比較多。整體來說,新型主體負責人還需要進一步學習金融知識。

                目前,新型主體的主要困難在于:一是缺少資金,二是缺乏思路,三是缺少銷路。從比例上看,64%的新型主體有進一步融資需求,融資需求的用途主要有以下三種:流轉土地、購置農機設備,以及滿足水果蔬菜等經濟作物需要滿足流動資金的需求。

                關于已有的融資情況。從貸款期限來看,目前,農商行、農村信用社以一年期為主,新型主體希望能夠延長貸款的期限。從渠道來看,他們最主要的渠道還是農商行、農信社,因為這些機構是當地農村金融服務的“主力軍”。另外的部分來自于國有和商業銀行,主要是農行和郵儲銀行。近年來,隨著數字技術在各地的普及,建設銀行在縣域發展非常快,在縣域的增速甚至快于農業銀行,正加速向農村社區下沉。

                關于貸款的獲得性。65%的人表示曾經申請過正規的機構借款,命中率比較高,可以看到,有需求的申請人里,92%左右都能獲得貸款。但是也存在一些問題,經營主體的需求沒有得到充分滿足的比例也比較高,比如,申請300萬元只貸來100多萬元。

                關于抵押擔保,對于新型主體來說,他們能夠提供的抵押物主要包括土地經營權、地上附著物、宅基地和負責人在城鎮的一些房產。當然,可以找別人擔保,可以找相應的擔保公司來擔保,也可以找聯保,還可以找關聯企業或者核心企業提供擔保。

                關于信貸雙排斥現象,即除了金融機構排斥之外,主體自身也可以排斥。現在新型主體能夠貸款的渠道,除了正規金融機構之外,還有線上互聯網機構。不過,不管是沒貸到款的主體,還是貸到款的主體,對線上互聯網貸款的使用率非常低,他們一般想不到要到線上去貸款。原因在于,一是覺得不安全、不可靠;二是沒有接觸過,不了解;三是貸款利率相對較高,不劃算。

                關于農業保險,新型主體的總體參保率尚可,尤其是糧食作物參保率較高,但是地區差異比較大。主體對農業保險的很多具體信息不了解,甚至很多主體連保費率都不了解。對于一些新的參保知識,比如,生物保險、天氣指數保險等,知道的人很少,有了災情以后,他們參保的意愿會明顯提高,如果第二年年景、氣候比較好,下一年參保的意愿又會降低。

                基于以上調研發現,我們得出以下啟示。一是應該關注新型主體的長期信貸需求,因為他們和小農戶不一樣,投資周期相對較長,普遍有長期信貸需求,有的還有新的產業鏈信貸需求。二是進一步完善經營主體信貸支持政策,特別是運行機制在現實中的一些堵點。三是完善經營主體的信用體系,解決經營主體數據參差不齊的問題,提高報道數據的準確性,促進不同金融機構之間的信息共享等。四是進一步提高新型主體管理者的數字普惠金融素養。五是構建這些主體的自我金融服務,真正實現合作經營。

                近十來年,農村金融領域出臺了許多利好政策。直接金融政策不斷健全。為促進銀行體系為農戶和新型主體提供信貸服務,政府財政成立風險補償基金、風險擔保金,建立產權交易所,促進農民或新型主體的土地經營權和其他產權被盤活,農擔公司、保險公司等也在想辦法,提供一些產業鏈金融。同時,間接融資也在不斷發力,農業產業基金、期貨市場、農產品市場、各地的區域性股權交易,還有地方政府的專項債,都在積極投入農業,更好滿足新型主體生產經營需要。

                各地在實踐中也有很多的創新模式,說到底,就是想辦法給新型主體增加信心,讓更多參與者加入,一起分擔新型主體的信貸風險。同時用好金融科技,在大數據以及大數據基礎上將各種數字技術和新型主體的金融服務結合起來。這些地方探索和經驗特殊性比較強,如何將這些經驗進一步復制和推廣,需要進一步研究總結。

                (作者系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農民日報》2022年8月13日5版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標簽:
                西安市审计局